QG官博為Ahri發聲:如果再遇smlz希望向他道歉!
發佈時間:2016年10月24日 13:02:24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4218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在昨日,QG的官博在微博發佈了為曾經的WE.A輔助,SMLZ的搭檔Ahri阿狸發聲,原文中更是透露Ahri希望下個賽季再遇到SMLZ的時候跟SMLZ為以前的行為道歉。

  QG官博微博:

  QG官博原文如下:

  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的心無法義無反顧地作出選擇。眼前的糾葛衝突,是自我情感的萌生,令他感到愧疚的,是感情兩字背後世事的困擾,並由此體會到了壓抑的心境。

  然而,他的意識最終還是出現了覺醒,對曾經的言行產生反思,對自己的追求有了自覺地選擇。

  Ahri訴諸於行動的嚮往注定會給他的過往一個交代。因為熱愛,其志不改,最終抵達了不同時代的世界。

 

熱愛

  「回想在WE.A,和他們一起Rank贏了很多,我記得很清楚,都是有共同方向的。」聽著他的自白,我在心裡試著理清他過去的四年,從2012年「同福碗粥」到現在。

  四年前,英雄聯盟各支戰隊陸續興起,剛上大一的Ahri那時正趕上電競熱潮,職業選手的起動期。他好奇,也似乎突發了什麼靈感,就順勢給同福戰隊去了消息,不料後來就這樣跟著戰隊走上了職業道路。

  Ahri身邊的朋友都很是羨慕,儘管遊戲打得好,也還真湊巧撞見了進入戰隊的機會。放在現在,很多人也會羨慕那個選手少,競爭不殘酷的時代,很容就能脫穎而出。但那個時候也是電競選手的貧窮期,大多數人的收入僅夠生活,全憑熱愛才從事這個職業。

  WCG2012世界總決賽,同福DOTA戰隊戰勝LGD獲得了冠軍。相反,阿狸所在的LOL戰隊一路打進了TGA區域決賽時,卻突然呈現出一副衰弱狀態,輸給Rstar使他們失去了進入TGA總決賽8強的資格。

  這個結果成為同福戰隊精神上的羈絆。戰隊解散後,恰逢WE青訓隊組建,2013年,阿狸通過層層選拔,進入青訓隊擔任主力輔助兼隊長。WE青訓隊開頭並不順利,上半年又是在上海區預賽輸給了當時的Rstar戰隊,與TGA聯賽分道揚鑣。到了下半年又重新衝擊省賽,總算進了TGA總決賽,卻在4強的時候敗給了LGD

  可以想見,本就緣起於一種熱愛,未曾做好面對挫折的心理準備,壓抑和沮喪是包括Ahri在內所有人臉上都會寫出的神情。

 

焦灼

  時代在巨變,總有遇事不順的時候,如果說冠軍是一道坎,固然會有整年來一無所得的失望,所幸承受下來了。WE青訓隊更名為WE.A,生動描繪了2014年電競精神的突破,這個動力開啟了WE.A的黑馬時代。

  當年的G聯賽是WE.A的翻身之戰,經歷了一年的醞釀,汲取了各方面教訓後,猛然「抬頭」拿下總冠軍。

  還有一段往事,是阿狸就兩年前嗆聲Smlz以退役回應的話題,他歎息自己做事缺乏理性。時值WE.A以全勝戰績,總榜第一打進LPL,「我出現了擅自離隊的情況,後來隊伍成績下滑了,其實跟我有很大原因。」

  感情與職業之間的相互拉扯,仍是私情難捨,佔據了主導。正因他不能控制自己感情的熱度,他又一時衝動,做出了日後萬分後悔的選擇。

  「我的做法是不可理喻的,我的苦惱真是太大,失去了才知道它的寶貴。」Ahri驀然顯得很激動,「很長時間我都無法原諒自己,後來的狀態很束縛,真的希望能回去,再和老WE.A的隊友好好打。」

  我常常想,假如他一直都不是敏感的,一直都不存在欲言又止的「對不起」,那他可能就不會就此放棄,而是繼續打下去。

  在外界看來,「撕逼」之後阿狸就「消失」了。事實上一年間Ahri嘗試過各種轉變,但除了渴望重返賽場,其他門路對他均顯得沒有說服力。

QG.Ahri

 

衷情

  退役後的Ahri一下子蒙了,不由心生挫敗感,彷彿「身體被掏空」。2015年,阿狸應邀到lspl聯賽當了一個賽季的解說,後來發現自己對通過這種方式出現在大眾視野而感到難受,是發自身心的不喜歡。

  Ahri意識到了前路受阻,往後的日子恐怕更加艱難,感到心累的他放棄解說身份,回家後,每天就是打Rank。

  「那麼,我能怎麼辦?我一直都想重新打職業。」阿狸向我回憶起最終草草收場的原由,每天起早貪黑Rank就是為了保持狀態,盡一切艱辛都是為了那句期待實現的話。

  今天,我不想用堅持這個詞形容,就好像還隱含他做一件事,並不是自己喜歡的,只是因為別的什麼意願,所以才必須去做。

  儘管我最初想要弄明白問題的來龍去脈,但曾經那個時代本身--答案已不需孜孜追尋,只不過,阿狸懷念的是充滿青春色彩的時代和那分開已久的現實。

 

"童"話

  「是很後悔那時放棄我的職業生涯吧,畢竟職業選手的黃金期也就那幾年。」已不知多少次,他這樣反問自己:「難道我就這樣去過以後的生活?」他僅想圓一下未走遠的夢,至於愧疚和遺憾,正是可以拿來填補的。

  2015年末,Ahri得償所願,重新進入Newbee戰隊擔任替補輔助,打了一個賽季儲備聯賽,有限的曝光率使他的回歸沒有迎來太多期待。

  如果僅僅需要上了場,看看孤獨的燈光倒也還好,終究能夠習慣,了了一樁心願。可更要命的是,他心裡有著太多的「熱情」,要給少年時代的童話著上顏色,還要出彩。

  加入新QG,奪得LSPL賽季賽冠軍是一氣呵成的。依舊是隊長,他本人倒是淡然,稱只想做好自己:「有時候說多了,別人反說你在辯解,沒什麼意思。現在我也只能用行動證明,然後,如果明年見到老賊的話,我想跟他說對不起,也對不起當時的隊友。」

  正如劉同所說:「看淡了,就意味著,我仍是我,只是盡可能表現出來的是更多人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我。」

  在我眼裡,這才是他可貴的地方。

  到了現在,四年過去,職業選手艱苦的日子已經不在,「那一代追夢人」也多已風流雲散,其中有的是無限風光,過著富貴的生活去了,另一些,則成為過氣時代的老屌絲,就剩下回憶了。

  關於阿狸,我總有直覺,他的內心深處始終住著一個熱心天真,意氣風發的「童」話。那是一個他現實中正與之相親相近的童話。

 

後記:

  我喜歡回憶,回憶是一件很值得動情的事。從做了大量阿狸的訪談到寫成此文,我用了一周時間來重新整理串聯起那段記憶。

  打職業這個想法從阿狸上小學開始就有了,「依稀記得是看了一場WCG魔獸的比賽,就覺得當職業選手很酷,從此就想著長大以後當一名遊戲的職業玩家。」後來上了初中,又是看著WCG魔獸人皇SKY拿冠軍,使阿狸有了動力,興奮的他堅定了打職業的想法。

  WE.A戰績連勝那段時間,不成熟的阿狸開始自我膨脹,就沒有很純粹了,包括他個人也有很多錯亂。「離隊之後,隊伍已經找好了輔助,再想回來就已經回不來了,畢竟走了。但是我真的從來沒想過要退役,會變成那樣。」阿狸言語中充滿了不捨。

  回憶過去,會發現很多細節,其實有很多東西當時都看不出來或是並不在意,沒有更多的想法,但現在我們去回憶就會尋找到。這不止是一個道歉就能道明的,作為一名職業選手來說,阿狸算是比較大齡化了,雖然中途有兩年時間沒打,他的想法依然很強烈。從他的內心不願意去原諒一些衝動的言辭,不難理解,他想去表達的是什麼,絕不是有違初衷的逃避。

  在被問到「回歸職業選手是怎樣一種體驗」時,阿狸說:「這麼多年,我覺得很失敗,我失敗是因為我連最大的職業舞台都沒登上過,都沒有試過。」短暫的停頓後,他繼續說,「所以我這次回來了,我的目標很簡單,我不想跟誰比,我也不想把目標定的很遠大,我就是想做一名英雄聯盟職業選手明年在LPL賽場上好好打一下比賽,拿到好的成績。」

  原文來自天草/QG

  Ahri與SMLZ事件回顧:

  在2014年SMLZ還在WEA(即WE青訓)的時候,SMLZ因為不滿當時的輔助Ahri經常帶女友來基地影響自己以及其他職業選手訓練,而在微博與輔助Ahri公然撕逼,認為中國電競就是因為像Ahri這樣的混子太多了。而在此事過後Ahri也是一走了之,直到今年夏季賽才復出QG真正LSPL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