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S 職業聯賽】ahq 蟹老闆:電競隊伍的贊助現況
發佈時間:2015年09月16日 13:40:17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5553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在 Riot 大力推動之下,現今參與 LMS 聯賽的隊伍都享有一定數額的薪資補助,然而對於職業戰隊來說,這仍不足以給付五百萬起跳、動輒高達千萬的年度預算,其中人事費用又為最大的負擔;一支職業隊伍的經營要步上正軌,選手與後勤的薪資,實為不可免的開銷。

蟹老闆表示,台灣 IT 產業蓬勃,但這並未替電競發展帶來優勢,電競隊伍在台灣生存艱辛,最根本的原因是較少的人口基數,由此導致了較少的產品銷量與行銷費用。「我常和年輕人說,如果你們能多生小孩,讓台灣人口和韓國一樣多,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他打趣地說。

ahq 與 電競品牌 EpicGear (EG) 的合作已邁入第三個年頭,儘管贊助無法完整支付戰隊的龐大開銷,但蟹老闆很感激 EG 與其它贊助商的一路支持,特別是在台灣迷你級的市場環境中,更突顯了這些廠牌對電競「不離不棄」的用心。本業亦為電子業的蟹老闆,用簡單的算術為我們說明,電腦周邊廠牌即便有心,但能給電競的支持仍相當有限:「這產業的毛利很低,以主機板為例,平均一家公司一個月的營業額約為 400 萬元,而毛利至多 5%,他們能持續贊助也是很不簡單。」

 


贊助的在地主義
你不可能請蔡依林代言,想打進的卻是美國市場

TPA 前經理阿樂說,電競隊伍對廠商的吸引力來自他們與在地群眾的連結,這是一個特殊的行銷通路,而即使有國際廠牌投入,大多也是因為他們有在地的行銷市場。

2015 年 8 月,台灣大哥大宣佈贊助 ahq,HTC 也在稍早宣布與 TPA 建立合作關係,這些非電腦廠牌投入電競產業,激起了不同漣漪,許多人都期待他們拋磚引玉,讓更多異業合作於電競界中發生。「我們仍期待在地的非 3C 品牌投入電競,尤其是衛生紙、生技這些毛利高的產業。」不過,一個直接的問題是,如果這些廠商有大筆行銷預算,職業戰隊又有何籌碼說服廠商投入?

《英雄聯盟》聯賽中流動的資金動輒上億,當各區域都不甘於僅是尚可的轉播品質,種種具創造性的活動、對於聯賽公平性的追求,都象徵著電競已脫離「為遊戲行銷」的框架,而是在創造一項新興產業、一個新興的市場。「產業」總是由一群從事類似經營活動的公司或企業所構成,無論從何角度來說,台灣的電競業都仍未脫離初生期,聯賽方與戰隊不止要滿足觀眾群的需求,他們還得努力創造需求。

蟹老闆說:「戰隊與聯賽的經營要能長久,當務之急是要讓看的人比玩的人多,在傳統運動的領域裡,當觀賞人數到達一定數量,經濟活動就會更多元,對廠商來說,那才具有吸引力。」

 


贊助商能從戰隊身上獲得什麼?
如果你贊助蔡依林,銷售車輛不會是她的義務

物質充足的社會中,多數人不再只追求買得到、買得起的產品,也不僅依商品的 C/P 質來決定購買與否。行銷學以「感性消費的時代」來描述人的消費思維,這意指,消費行為對於精神生活與社交欲求的滿足,才是消費的核心動力。

試想,當西門在炎炎夏日開實況,他順勢拿起桌上的運動飲料解渴,看到這一幕的觀眾下次打完球到便利商店,他會知道要挑哪個牌子,因為西門喝過,而那酷勁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諸多戰隊經理皆表示,如果廠商在乎的僅是商品銷量,這樣的合作關係很難談成,戰隊對廠商最直接的回饋是品牌形象的堆砌,戰隊提供了一個通路,讓廠商將知名度與品牌精神打入 16 – 38 歲的消費市場,而台灣高比例的電玩人口若能轉化為電競群眾,就能帶來無窮潛力。

MSE 創辦人 Ethan 表示,在歐美,投資戰隊已是一項能帶來利潤的產業,但一方面台灣戰隊的群眾觸擊率仍不夠高、一方面廠商仍固守著衝銷量的思維,使得營造品牌形象這類較長遠的投資不被正視,台灣的電競發展仍落後 3 年有餘。

蟹老闆進一步補充,許多廠商都將戰隊的經營團隊錯誤地定位為行銷公司,從而將宣傳品牌的責任誤植到戰隊身上:「與蔡依林合作的廠商不會期待她的經紀公司籌備產品發表會。同理,我們沒有能力替廠商構思行銷案,除了贊助本身的花費,廠商唯有將後續的操作與活動開銷都納入估算,我們的合作才會有價值。」

 


大環境的展望
我很佩服長期支持撞球的安麗,那是有信念的贊助商

三年來,蟹老闆談過的廠商不下四十家,這之中,對電競有信心的人寥寥無幾,蟹老闆說,在這樣的環境中,需要更多像 EG 一樣的電競界安麗,而電競要在台灣真正成為一項產業,關鍵核心:時間。

「要扭轉廠商的意願,關鍵仍不在於我們還能做什麼,而是政府去做什麼。在我年輕時,撞球和流氓的形象相互重疊,現在打撞球卻是一件時尚的事,這之中的轉變就在於政府承認撞球是正式運動項目,將撞球館從十八禁名單中除名。反觀電競卻仍承受著許多汙名,職業選手名為『職業』,卻得不到相應的分類,他們不被承認為運動員,頂多被登記為公司的職工,或者被歸類為演藝人員,要透過演藝工會才能享勞保。」蟹老闆苦笑著說:「我常開玩笑,經營戰隊和開歌廳是類似的事。」

2014 年年底,電子競技在中國被列為第 99 項正式運動項目,2015 年 5 月,代表台灣參加季中邀請賽的 ahq 仍無法得到體委會授與的奧旗。當政府不理解電競的內涵,廠商更拋不開成見 ─ 那只是一場孩子間的遊戲;此情形下,即便贊助電競隊伍是較小額的投資,花大錢投資「真正的」運動賽事,看起來卻像是更理性的選項。

「幾年後,《英雄聯盟》的熱度或許會消褪,但電子競技會一直都在。」Ethan 從他對西方世界的觀察如此定論。在偏見盤桓的台灣,「打電動的孩子」,電競仍被許多人如此過度簡化。當 Riot、Redbull 相繼投入大筆資金拍攝形象影片,就是他們對電子競技存有信念的最好證明。多年深耕,蟹老闆觸及大環境的最艱難處,而無論時間會帶來什麼,他用自身經驗告訴我們,自我行銷是經營者無時的課題,但唯有戰績才是名氣與贊助的永恆搖籃。


特別感謝:TPA 經理 Quaker、前經理阿樂於撰稿上的協助

0
1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