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理念:「炫技大師」燼
發佈時間:2016年01月29日 17:10:43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7050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Riot 原文:【Champion Insights: Jhin
相關文章:【英雄現身:「炫技大師」燼

  • 遊戲設計:August Browning(Riot Gypsy)
  • 美術設計:Larry Ray(The Bravo Ray)
  • 故事背景:Odin Shafer(WAAARGHbobo)

我們一開始的目標是非常明確的:我們想要帶給大家一個狙擊英雄,而且必須要與凱特琳的手長有所區別。應該說,她的高攻速和無限制的彈藥使她更像是一個半自動的來福槍手,而我們想要的感覺是更接近那種老式風格的、全手動的栓式槍機狙擊槍。我們想要設計一個緩慢但強力的英雄,能夠將技巧展現在長距離的狙擊,萬一沒有命中,也能夠對敵人施加壓力。

 

  早期概念

早期的構想是想將他設定為一個神祕的機器人牛仔賞金獵人狙擊手(聽起來很酷吧),但這個概念後來就被遺忘了,我們選擇先從其它的構想著手。事實上當燼還躺在我們的手術檯上時,還有另外一個人也陪著他 ─ 就是鏡爪。當我們終於想出鏡爪的主題後,我們認為賞金的概念是蠻適合鏡爪的,所以我們把這個概念留給了他們。在失去賞金的特性後,我們還剩下神祕的機器人牛仔狙擊手(聽起來還是超酷的吧),而我們很想要讓他成真。所以我們又回過頭來,想要實現這個遠距離狙擊的幻想。一開始,我們就給他一把超級狙擊槍,但攻擊距離跟攻速感覺跟凱特琳還是太類似了,我們開始想一些辦法來讓他更加與眾不同。我們最後都同意運用類似組裝武器的概念,平時普攻時使用的是較為短距離的武器,但透過使用技能(組裝)後就能夠用於長距離的狙擊。 這個想法一迸出來,August 就開始想辦法執行他的工作,調整數值、強化射擊時機和攻擊地點選擇的特性。而在我們進行內部討論時,我們也很快地發現「狙擊手」的這個名詞有些不妥 ─ 這種特性感覺會跟凱特琳太過類似,而這個詞也意味著所有他能做的事情都必須得是超遠距離 ─ 所以我們就開始思考,還有什麼樣的特性更適合這個角色?

 

 

  死眼

「死眼」這個詞對於一個遠距離的殺手來說是再適合不過的了。August 開始從「每一發子彈都很重要」的想法下去著手,並在他的普攻中加入填彈的系統。同時,「致命伏筆」也成為了遊戲中最長距離的基本技能,而在友方先標記過目標的情況下能夠發揮最大優勢。這也是我們嘗試想要帶入的概念 ─ 隊友發現目標,然後呼叫狙擊手來攻擊!另外,「致命伏筆」加上「華麗謝幕」,這兩個技能加在一起讓整個狙擊的概念更加實在,因為他們的攻擊距離很長以外,也可能會打不中。這讓使用技能的技巧性增加了,而當死眼沒打中目標時,當然也會影響到他們的心理狀態。你一定看過電影裡面,在狙擊手的第一槍失誤後,士兵奔跑著想要找到掩護的那種場景,而這正是我們想要透過死眼來傳達的。

 

廣大的攻擊距離也表示死眼需要找到好的掩護來攻擊。這在我們測試他的技能組時也成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死眼必須要思考到底哪邊是能夠讓攻擊最大化的位置,而當敵方隊伍誤以為他們人比較多而開戰的時候,才會驚覺並自問「那該死的狙擊手到底在哪」。

 

  四的法則

August 將死眼的彈藥系統設定為四發 ─ 這個偏低的數字表示每一發子彈都很重要,也表示每一發子彈都很痛。而我們對於第四下會特別致命的這個想法也很喜歡,但為什麼死眼會將他最重要的第四發子彈留到最後呢?我們開始研究他的角色背景,並將「四」這個數字刻進他的人格中。死眼並不只是想要「殺掉」一個人,他想要「完美地」、一點一點地殺掉你。Odin 開始將死眼想像為一個藝術家,並跟音樂做了連結 ─ 特別指歌劇 ─ 針對他的聲線和人格特質。我們將四這個數字代表的意義在技能中加重:他的手雷會彈跳四次、「華麗謝幕」也能夠擊發四次子彈。而我們也發現這個特質其實也與真實世界有連結 ─ 在中文中,「四」與「死」是近似音,在亞洲也是非常不受歡迎且被視為不吉利的數字。這對死眼來說再適合不過了。

 

  一定要靠眼神

他的背景主題和技能組都已經就緒了,所以我們開始探討死眼的外表應該長什麼樣子。我們仍然在嘗試做出一個機器人牛仔的感覺,不過我們也開始在符文大地的各種元素中拼湊看看死眼的可能性。我們試過一些佐恩的設計,給死眼一個面具並使他的性別不明,接下來我們希望讓他的身體看起來有一些些不尋常。Larry 畫出了一些剪影,而其中一個讓我們眼睛一亮:

為什麼有個突起物?那是什麼東西?這個想法正是我們希望玩家有的。接下來 Larry 又再畫了一些圖,然後我們才了解突起物其實是他武器的一部分,同時也了解了他移動的方式。我們更進一步,試著將死眼變成一個邪惡的化身,並且是一個女性角色。接下來我們嘗試將他設定在愛歐尼亞,並立刻發現他們在技術和一些特徵上的共通點。於是,我們決定了他的身形,並將他的面具設定得更加藝術性。我們將機械的特性移除,因為機械本身缺乏了我們為死眼所設定的美感,也不符合他的技能組。事實上,這時候我們發現這個角色已經變成了一個很可怕的殺手,但要將他真正變得恐怖,我們希望他看起來反而要較平近人。死眼必須要看起來像個人類、看起來像個普通人,但當你靠得過近的時候,你才知道你完蛋了。我們稱呼這叫做「謊言」。

 

  謊言

 

Odin 繼續調整死眼 ─ 他現在的名字是「燼」─ 使他變成一個怪物,不過不是雷珂煞那種「把你的頭扯下來再吃了你的心臟」那種怪物。我們希望燼是一個真正的瘋狂殺手,一個你可以與他互動,卻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的那種殺手。他看似在微笑,但其實不是:那只是他的面具。燼看起來或許如同一般人,但內心其實是個可怕的怪物,為了他獨特的美感而給予他的受害者完美的死亡姿態。

 

 

  蝴蝶與薔薇

終於來到最後一步。我們再次討論燼的武器,並將它設定為一把魔法貫注的槍枝,而不是普通的機械。為了配上他的藝術美感,我們在燼的槍管上加上了有如畫筆的尖端。最後,我們將他加上了一些顏色,決定要為他添加一些色彩來強調他的華麗感。他主要的三個顏色:紫色、白色和金色,能直覺讓人聯想到羅馬皇室;所以燼不只是殺人的工具齊全,他的外表也令人印象深刻。

最後(一般來說這不是我們會在這種文章中提到的),雖然起初的機器人牛仔的構想沒有真的成真,不過他的第一個造型:「殺無赦」,也算是向我們原先創造出這位炫技大師的構想致敬了。

2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1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