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t官方撰文:Hai的旅程 從1.5W美刀到電競帝國
發佈時間:2015年04月30日 13:46:53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5277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很少有人知道Cloud9幾乎曾經被扼殺在了搖籃裡,也很少有人知道Hai在召喚師峽谷之外也是個出色的領導者和決策者。也許比他在賽場上的表現更加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是如何組織起這支LOL歷史上持續時間最久,也是我們最心愛的隊伍的。

 

風起於青蘋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

  在LCS聯賽開始前,大部分選手都在職業圈裡掙扎,甚至職業這個詞對他們來說都太重了些。在2012年,Hai在一支叫Orbit Gaming的隊伍,試圖在職業圈打開一點局面。「當我在Orbit的時候,還沒有LCS,所以如果你是個職業選手,這並不代表你真的有職業。你得去TSM,去贏下比賽,還有直播。但是至於工作、薪水和保障,那時候並沒有這些東西。」

  這支將來最終成為了北美最強的王朝的隊伍的初始陣容和現在並不相同。中單Nicholas "NubbyPoohBear" Harlan,上單Gabriel "Yazuki" Ng,ADCZach "Nientonsoh" Malhas,輔助 Daerek "LemonNation" Hart還有打野Hai,他們在當時的職業圈掙扎著生存。「在2012年夏季,Riot發佈了一些關於LCS的消息,我決定不參加我大學的秋季學期,我決定把我的時間投入到LOL上,盡力去獲得LCS資格,去創建一個符合我的夢想俱樂部。」

  除了將他的所有時間投入到作為選手的訓練上之外,這個僅僅19歲的男孩發現他和TSM的Andy "Reginald" Dinh很相似,他們都打算建立自己的俱樂部。「因為我是隊長而且是實際上的隊伍所有者,當更換贊助商和俱樂部時我一直都是負責人。所以我不得不學著研究合同,和人們談判,確保我們不會在這些事情裡吃虧。」

  顯然,這開始影響到他遊戲內的表現。「我後來發現同時作為選手和老闆是個問題,不過那時候我並沒有意識到。我花了很多時間在隊伍上,這影響到了我單排訓練的時間,所以回顧起來,那確實影響到了我遊戲內的表現。我那時候本該改掉的。」無論如何,他那時候依舊為進入LCS而努力。

 

不破不立 不止不行

  Hai和他的隊伍(那時候叫做Quantic Gaming)在2012年後期一直在為LCS資格賽而努力。「我很確定隊伍裡的每個人都很有信心,認為我們能進入LCS,我們也被媒體認同,而且我們表現不錯。」媒體也對他們的陣容有著高度評價, Yazuki, Hai, Nientonsoh, WildTurtle和LemonNation這個陣容中都是LCS的未來之星。但是很可惜,Cloud9在輸給了Azure Gaming和Team MRN後從2013年LCS春季賽資格賽出局。

  塵埃落定後,隊伍也分崩離析。「Nien相當傷心,他直接回家了。」但是Hai決定繼續下去,在LCS晉級賽失敗後維持這個隊伍幾乎是個瘋子才能完成的任務,但是他決定這麼做。

  盡人皆知,隊伍內部的衝突是最難解決的問題。「我想Yazuki不想和我一起,他想和Nien一起打比賽,他們打算拉走Lemon,但是Lemon和Turtle留了下來。」

  Hai之後選擇了沒能進入LCS的另一個失敗者An "Balls" Le,選擇balls顯然成為了當時保持Cloud9穩定最重要的因素。「其實那時候我不是很瞭解balls,只能說知道他,balls和turtle認識,而且認為turtle不錯,所以他留下來。而Turtle認為balls不錯,所以留下來。Turtle在嘛,Lemon也不會走。」

  經過短暫的隊伍重組時間後,Hai決定搶救一下自己的夢想,他決定繼續休學一個學期,最後一次為自己的夢想努力。「我當時在夏季賽資格賽前有四個月的時間來修正自己以前的錯誤,讓自己下次做的更好。」對於隊伍來說,任務就是找到第五個成員——而對於Hai來說,這意味著他要選擇繼續打野還是去中單。

  「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在試圖決定自己是想要打野還是中單。最後我覺得我想要中單,因為那是在我在orbit之前的位置。所以我們開始尋找打野。」他們找了無數的打野,每一個都有或多或少的問題。

  黃頭髮的高大男孩Will "Meteos" Hartman在MLG比賽上到來。「當時我們需要個替補和我們一起去參加MLG,然後我們聯繫了Meteos問他能不能來參加MLG資格賽。他那場比賽偷了大龍,carry了我們。那是我們的感覺就是:可以的,你既然幫我們贏得了MLG資格,就和我們一起參加MLG好了。」當隊伍贏下了MLG時,看上去 Balls, Meteos, Hai, WildTurtle, 和LemonNation這個陣容已經接近完善。

召喚師峽谷的混亂——Chaox

  當這支隊伍(離開quantic俱樂部後默默無聞的Cloud9)認為自己已經組好了夢之隊,準備好參加夏季賽晉級賽時。一場職業選手間的鬧劇毀掉了他們的夢想。「MLG結束後不久,TSM和Chaox的不和開始鬧得沸沸揚揚。」北美最強的隊伍TSM,與他們的首發ADCShan "Chaox" Huang 之間出現了信任危機,chaox的人品和職業道德被隊友所質疑,而隊伍決定將wildturtle換為首發ADC。

  Wildturtle確實做得很好,在第一場比賽就拿下五殺,carryTSM獲得了對col的勝利。「當turtle拿下五殺的時候,我們就都知道他不可能回來了。我們知道我們必須立刻找到一個新人,所以我們對turtle說,去為TSM比賽吧,你會賺到更多的錢,這100%對你更好。」

  這個時候,Hai知道他不得不很快去找一個新的ADC保證夏季賽晉級賽成功。「Dignitas的經理那時候跟我說我應該試試sneaky,給他一個機會。」我那時候知道sneaky,他rank主玩男槍而且挺出名的,所以我們找到他試訓。

  最後隊伍從不少ADC中選擇了Zachary "Sneaky" Scuderi,因為他對hai和lemonnation的指揮和反饋接受度很好,而且在和lemon的雙排和訓練賽中也表現更好。

  這支隊伍最終成型,他們需要的只剩下勝利而已。

 

艱難困苦 玉汝於成

  「這之後不久,我們搬入了Quantic的訓練室。」

  Hai知道為了進入LCS,隊伍必須保持最好的狀態。在MLG上和幾家俱樂部談過之後,Hai選擇了兩家俱樂部——一家以Call of Duty出名的俱樂部Optic Gaming,另一家是夢魘Quantic Gaming."我們在Quantic的日子還行,但是這家俱樂部糟糕透了。"

  Hai過去曾經和Quantic合作過,最終俱樂部因為財政原因撤資。幾個月之後,Quantic承諾他們已經做出改變,有了更好地管理。但是Hai還是不太相信,「所以在第二次合作中,我要求合同中有對我們的權利的保障,或者是終止合同的權利。」Hai最終在合同中加上了這麼一個條款,之後不久這個條款就派上了用處。

  既然Hai對Quantic持懷疑態度,他為什麼又要再加入這個俱樂部?「訓練基地是最吸引我的部分,他們保證他們將會給我們提供訓練基地讓我們備戰LCS資格賽。」所有的選手都搬入了Quantic俱樂部的訓練室為LCS準備。但是幾乎就在到達後,Hai就已經開始準備下一步計劃了。

  不得不說Quantic Gaming進入LCS在當時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支隊伍在晉級賽中一路橫掃,不曾輸掉任何一個小分。人們為他們歡呼,而夢想似乎終於可以實現。Hai也離他建立Cloud9俱樂部的夢想更近了一步。「我開始和Jack Etienne商談,將Cloud9變為現實。」

  那時候Jack還是TSM的經理,但是Hai知道Jack的夢想也不止於此。在Hai和Quantic俱樂部之間的財務糾紛愈演愈烈之後,Jack以1W5美刀從Quantic買下了這支隊伍。這個價格無疑是今日Cloud9的電競帝國的滄海一粟。

 

Glory

  如果隊伍表現不好的話,那麼Jack和Hai的冒險就一文不值。「我們那時候在蜜月期,隊伍士氣高漲,我們在訓練賽和LCS中無往不利,所聽到的只是讚揚。」

  Cloud9的團戰和龍塔控制超過了任何一支LCS戰隊的水平。凱南、艾希、婕拉、扎克和蘭博成為了Cloud9的標誌。粉絲們希望他們能告訴世界西方的隊伍也可以做到。在常規賽,Cloud9在LCS創下了25勝3負的記錄,至今無人能破。

  「我們能夠拿下這個成績不是出於某一個因素,或者輸入個作弊碼,這是很多原因造成的。我們的對手當時並不強,他們的BP毫無章法,他們也不做筆記。就像一場比賽,你贏在了起跑線上。」

  「至於遊戲內,那時候我們也是很好的選手,當然現在也很好,在LCS裡我們也許都是各自位置的前三,但是那時候我們是第一。如果你有著五個最好的選手,那麼你在起跑線上又贏了一些,只要你知道如何保持領先就可以了。其他戰隊能做什麼呢?」

  什麼也做不了。

  Cloud9獲得了常規賽第一,之後一局未失拿下了季後賽冠軍。我不知道該如何強調那時候的Cloud9有多麼有統治力,這支隊伍就像是神與昆蟲在遊戲。他們是西方第一支向韓國學習隊伍配合和遊戲戰術的隊伍,是第一支延請教練和分析師的隊伍,是第一支詳細分析BP策略的隊伍,也是第一支有著極好的視野控制,和關注龍塔而非殺人的隊伍。

  在創下記錄、統治北美之後,Cloud9在S3和Fnatic賽前都只能做觀眾。直到四分之一決賽,在第三場他們在BP上犯了錯誤,開局也很糟糕。作為最後一支北美隊伍黯然離場。

  「我挺傷心我們沒能打小組賽的,但是同時我也不能說我就確定我們能小組賽出線。雖然我對我們還是有信心的。小組賽出局的獎金是4.5W美刀,而八強的是7.5W美刀。所以從錢方面說,我很高興我們保送八強。但是作為一個職業選手,作為一個喜歡比賽的人,我顯然覺得有小組賽打比只打三場要開心多了。」

  即使是在S3上折戟沉沙之後,Cloud9依舊延續了在北美的統治地位。在第二個賽季,他們拿到了24勝4負,幾乎和上個賽季持平,他們繼續橫掃了季後賽。一年之內他們的戰績是54勝7負,看上去Cloud9的王朝堅不可摧。

  然而王朝傾塌不過一夜之間。

溺水之人與刀尖上的舞者

  那是個平淡無奇的日子,Cloud9的王朝結束於他們最有希望獲得國際上的成功的時候。在2014春季賽結束時,Hai因氣胸手術,缺席了巴黎全明星。隊伍選擇了CLG中單Link替補。Cloud9的表現超過了Fnatic和TPA,在和亞洲隊伍比賽中也表現不錯,看上去Cloud9依舊是北美的希望。

  但是在Hai手術之後,他有所不同了。「他們去了全明星,我缺席了很久的訓練,回到夏季賽的時候,我的表現大大不如從前。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恢復狀態。而我不得不說,這在他們心中埋下了一小顆懷疑的種子。」

  當Hai狀態恢復後,他們已經經歷了他們最糟糕的一個賽季,18勝10負之後因為和LMQ的勝負關係排在第一位。但是季後賽中和TSM的比賽才是問題所在,第一次Cloud9在季後賽中輸掉了小分,不僅僅如此,他們以2-3輸給了TSM。

  儘管這是第一次拿到第二,Cloud9還是進入了S4。

  「之前我的隊友會信任我讓他們去做的任何事情,我會命令我的隊友,而他們聽從我,無論任何事情。這是我們之前所向披靡的原因之一。但是之後,尤其是在韓國訓練的時候,我們之間會對一些指揮有所爭執,包括charlie。這讓隊伍中的氣氛不太好。不過僅僅是一段糟糕的時候罷了。」

  S4的賽場上Cloud9的變化也在滋生,在採訪中,我曾經問過Hai為什麼他會執迷於選擇AD中單比如泰隆和劫。Hai說隊伍需要ADC和上單選擇偏AP傷害的英雄,比如飛機和蘭博,這需要中單選出AD英雄,泰隆和劫是克制選擇,而傑斯不在hai的英雄池裡,所以他一直在選擇這兩個AD中單。

  「我的意見可能有個人偏見,但是S賽上我們輸掉的幾場比賽都是由於我的中路出了問題。泰隆vs劫的比賽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劫領先,他就可以滾雪球;如果泰隆領先,那麼他就可以滾雪球。所以一半一半吧,但是還要考慮到額外因素。比如打野掉了一血之類的。」

  很顯然他對隊伍逐漸失去了掌控力,這在他和隊伍的表現中都能看出來。Hai也逐漸失去社區媒體對他的喜愛,多半是由於他的泰隆。逐漸的,媒體對他的負面態度達到了頂點。

  Hai為隊伍的失敗背鍋,而非因為勝利被讚美。他的指揮是他唯一的一線陽光,而他黯淡無光的刺客表現則是烏雲。對於這些,Hai可以一笑置之。「實話實說,對於社區媒體而言,過於負面化的評論並不會為人們所贊同。人們對我的表現的批評大部分出於好意。也許他們表現的行為壞了點,但是確實是出於好意。所以我不會太過關注這些事情,他們只是偶爾會被誤導而已......」

  但是當隊伍開始對Hai失去信心後,Hai不得不在休賽期進行交流。Cloud9的2015賽季開賽很糟糕。「我們當時在我們如何贏得比賽,如何調整戰術上面都有些分歧,這很不好解決。如果不被信任就很難獲勝。」

當你自己的雙手背叛了你

  在2015賽季開始前,Cloud9搬回了Bay Area.幾周之後Hai意識到這次他的事業真的處在危機當中了。「我不是很清楚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手腕受傷的,我想是鍛煉時候引發了勞損。在南加利福尼亞的時候還沒有這樣。」

  「當我搬到北加利福尼亞之後,我的手腕情況開始變得很糟糕。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我開始了每天的常規訓練後,我的手腕疼痛越來越厲害也越來越頻繁。情況越來越糟糕。」Hai去看醫生並尋求治療,但是醫生們給他的解決方案簡單無比,對他來說也複雜無比——他不得不停止遊戲。

  當他的隊友開始出現對他的不信任和他的傷勢影響他之後,Hai的表現受到了影響。儘管在賽季最終Cloud9爬到了第二名,但是再一次在決賽中輸給了TSM。「我不覺得我的隊友對我失去信心是什麼不公平的事情,將心比心,從我沒陪他們一起去全明星開始,我的表現就一直不好......每個職業選手都會看推特、臉書、reddit,當整個社區都在說你想過的一些事情的時候,這就會強化這個印象,日復一日,直到有一天懷疑的種子生根發芽。」

  「我只剩下了一個選擇,是時候走下一步了。」

 

在LOL之後

  在Cloud9官宣了Hai從LOL戰隊退役後,隨即宣佈Hai將成為C9的CGO。「從一開始,我就打算在退役之後繼續為Cloud9而戰。我希望去管理這些戰隊的活動,去管理Cloud9旗下的戰隊讓他們不辜負Cloud9這個品牌。Jack也知道這一點,他說等我準備好之後,這個位置永遠都是我的。」

  那麼Hai會將Cloud9的重擔承擔多少在自己的肩上?「理想情況下,我希望能幫Jack承擔盡可能多的責任,這樣他可以更好地撫養他的孩子——一個可愛的女兒,能夠退居幕後放鬆一下。但是這不會是一條容的道路,所以我們需要時間來繼續努力。」

  Hai以前也嘗試過改善社區媒體的狀況(Hai曾經在博客上就Cop在社區媒體遇到的某些待遇提出異議),鑒於他的作為選手的名聲,他的商業天賦和他對LOL屆的熟悉,Hai在影響LOL界上處於一個特殊地位。他知道這一點,「其實不管你在社區媒體上說什麼,人們該噴人的總是會噴。但是我只希望看到我博客的人有那麼一個或兩個人能夠看到心裡去,能夠覺得自己應該停下噴人的舉動,不再以言語殺人。這樣就好。」

  不過除了給社區媒體宣教之外,Hai更關注於職業選手的言行規範。「我認為選手該給社區樹立個好的形象和榜樣。比如有些選手會一直把『弱智』或者『混蛋』這種詞當口頭禪......來吧,讓我們來改掉這個習慣,這很重要的。」

 

留下的饋贈

  不過比起這些,Hai總是給和他交往的人留下積極印象,對他們有所裨益。「我不知道電競能夠持續發展多久,不過我想成為CEO,也許我需要10年。我目前沒有太多管理的經驗,但是從現在開始還有5-10年的時間,理想的學習時間。」

  鑒於Hai仍然在Cloud9的替補名單上,我問他是否我們在他手腕痊癒後能看到他再次出場,但是Hai堅持自己作為Cloud9的選手的生涯已經結束了,永遠。

  即使Hai在今後不再將作為選手在電競史上留名,他也已經留下了自己的印跡,深刻的,他人難以企及的。但是Hai不會再去其他任何地方。「建立Cloud9時我希望Cloud9能夠久久常常地持續下去,現在是我踐行諾言的時候了。」

  在我們結束這次採訪時,Hai開玩笑說:「不要表現的像我死了一樣啦。」

  是的,Hai作為選手在召喚師峽谷的生涯已經結束,但是他的人格魅力,他的微笑......他過去所有的一切,他現在有的一切和他將來可以獲得的一切都還在。

1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