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背後的故事 職業選手的平凡人生
發佈時間:2016年07月09日 15:44:47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3396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ID背後」是ESPN電競版推出的一系列深度的人物長文。第一期的主角是來自C9戰隊的ADC選手,Sneaky(圖片均來自Riot Games)。

  這位22歲的C9射手,因何起了「Sneaky」這個ID——我想要得到答案。作為一位土生土長的福羅裡達人,Zachary Scuderi(後簡稱扎克)是北美頂尖的英雄聯盟職業選手。他連續三年晉級了世界總決賽,並贏得過兩座北美LCS聯賽的冠軍獎盃。

  「最開始,這個ID是『SneakyCastro』。」當談及自己的ID時,扎克說到——自13年進入LCS聯賽開始,「Sneaky」這個ID早已與他畫上了等號。「這個名字來自一部電影,好像叫做《憨直舞男》。但是我最開始用這個ID,是因為一個總是和我一起玩遊戲的朋友。他當時有一個《超神英雄》(英雄聯盟出現前開始運營的另一款MOBA遊戲)的賬號,而我沒有。他跟我說:『你玩我的號吧』——那個賬號的名字正好是『SneakyCastro』。」

  在電子競技領域,你的ID代表著一切。本世紀初,WWE有過一次失敗的嘗試,允許選手將自己的綽號印在比賽服的背面——其中最出名的一位就是Rob「He Hate Me」Smart——而在傳統體育項目中,運動員幾乎總是被以他們的姓來稱呼。偶爾,當一位選手步入偉大,或已昇華並超越他所參與的運動項目時,他的暱稱可能會流傳世人。也有甚者,他們的首名也會成為象徵。對於科比,沙克,勒布朗,泰格(老虎伍茲)這樣的運動員,你只需要聽到他們的名字,便能知道大家議論的對象是誰。

  而在電競領域,玩家因他們的遊戲造詣傳名網絡。和扎克一樣,你能從許多年輕人那裡聽到那些故事,講述他們是如何選擇自己隨之聞名的ID的。有些故事中,他們只是望向自己的書桌右側,並選擇了他們第一件看到的東西;而也有像扎克這樣「平淡無奇」的故事:他的朋友從一部羅伯·施耐德指導的R級片裡聽到了一個不成熟的詞彙,隨後就變成了『Sneaky』的ID。

  「我記得我有一台任天堂64,甚至可能是更老的遊戲機,」當被問到他是如何踏入遊戲世界時,扎克回答,「我第一次玩遊戲,可能是和我爸爸玩真人快打?好玩極了。在那之外,我還會玩班卓熊,超級瑪麗……當時出什麼我就玩什麼。然後,我開始轉玩PC遊戲,從《星際爭霸》再到《魔獸爭霸3》。基本上都是當時流行的遊戲。」

  當不熟悉電子競技的人們聽到「職業遊戲玩家」這個詞時,他們腦中肯定會浮現一些「大眾偏見」。他們在家裡的地下室玩遊戲。他們討厭社交。他們不知道怎麼和除電腦顯示器外的任何東西打交道。幸運的是,隨著西方電競的成長,以及全世界各大聯賽的線下延展,這些偏見——儘管有時的確屬實——正在被像扎克這樣的選手清除殆盡。

  儘管他承認自己很內向,並且以打遊戲維生,扎克和其他的22歲青年沒有多少區別。他會邊說話邊玩自己的頭髮,絲毫不畏懼眼神接觸,並能和其他任何在聚光燈下的同齡人一樣,很好地回答採訪問題。扎克在Twitch上累積了許多關注者,他每次直播都會有大約14,000人同時觀看。

  高中年代,他完全沒有想過自己能夠擁有這麼多忠實的粉絲。這讓他一切的辛苦和壓力都十分值得。

ID背後的故事 職業選手的平凡人生

  「我努力為我的粉絲做得越多越好,」扎克說,「粉絲們往往會旅行很遠來見你,所以我覺得如果我能給他們提供最好的經歷,他們就不會後悔出遠門。我希望他們能享受這段時光。除此之外,我也很開心能夠遇到那些熱愛我所做之事的人們。」

  粉絲與玩家之間的聯繫,是電競能夠在過去的五年中飛速發展的關鍵要素之一。對於勒布朗·詹姆斯和史蒂夫·庫裡的粉絲來說,他們並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偶像。對於粉絲們來說,這些運動員的生活遙在天邊;而除了在簽名活動的隊列中等上幾個小時,一位粉絲想要見到他們——或與他們互動,哪怕只有幾秒——都難之又難。

  扎克談到他在Twitch上和粉絲們互動,與他們一同歡笑嬉鬧,並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在LCS的比賽結束之後,粉絲們可以在場地前和選手們聊天、合影,而你也有很大的機會在停車坪碰到他們,在他們等車時聊上幾句。選手們經常能夠收到前來場館觀看比賽的粉絲們送的禮物,可能是一盒糖果,或者是自己精心製作的小禮品。

  「今天有人送了我一份Chipotle(美國的連鎖墨西哥快餐廳)bowl,」扎克說。C9的隊員們熱愛這種美國快餐——這幾年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就是一份普通的Chipotle bowl?他們(粉絲們)就跑過來,然後和你說:『拿著』?」

  「對。」

  「好吃嗎?」我問道。

  「我還沒吃呢,」他回答,臉上一副「不想讓送禮的粉絲失望」的表情。

  「你會吃嗎?」

  「可能吧。」他笑著說。

  聽起來可能傻很天真,但這就是電競。選手和他們的粉絲往往是一類人。脫下隊服,這些選手們能夠完美地混入LCS場地內的人群。在這個場地,每個週末下午,數以百計的遊戲愛好者們都會聚集一堂,交流、聊天。

ID背後的故事 職業選手的平凡人生

  「9年級的時候我碰上了一些麻煩,因為我一直都在玩魔獸世界,」扎克說,「高中有好有壞。很多時候,我花在遊戲上的時間有點兒太多了。好吧,『有點兒』可以去掉了。我幾乎一直都在玩遊戲,這對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影響,不過對我來說,倒也還好。我只是沒認知到我究竟該把多少心思放在學校。大學的時候也是一樣。」

  高中畢業後,扎克進入大學,進修計算機科學。那個時候,他和他的隊伍Quantic Gaming(後來變成了C9)正在努力進入LCS。究竟是讀完大學、並僅將遊戲視為愛好,還是將一切拋之腦後、成為一名職業電競選手,成為了橫在他面前的兩個選項。

  「最開始,那很糟糕,」扎克說。他在回憶幾年前,當他告訴家人自己想要暫時擱置學業,優先考慮晉級LCS時的狀況。「我在學校的情況很差。我媽媽最先看到的是這一點。她查了我的成績,然後問,『呃,為什麼你掛了3科?』我告訴她我正在準備這個叫作『LCS』的比賽。對,就是我第一回晉級失敗的那次。那很讓人傷心,因為我媽媽不想看到我在上學和衝擊LCS兩件事上都遭遇那樣的失敗。」

  在第二個學期,扎克的學習成績過了滿足線。但他也被下了最後通牒——選擇這兩種生活中的一個。

  「結課前一個月,情況是:如果你想要加入C9,那你就必須離開學校,搬到加州,」扎克說,「當時我說,『媽,我要去那兒打職業了』。我已經下定決心。我不會根據她的決定改變意願:類似『如果她讓我去,我就去,她不讓我去,我就不去了。』這樣的情況不會發生。我絕對會走。我試過飛回來結束考試和課程。並沒有用。考試還是沒過,還浪費了返程的時間。很多不幸的事發生,好在我媽媽非常支持我。」

ID背後的故事 職業選手的平凡人生

  扎克飛到加州,並在第一次的失敗之後,成功和他在Quantic的隊友一同晉級了LCS。隨後,C9接手了Quantic,他也成為了C9的隊員。相比今天,當時的LCS規模很小,無論是製作層面還是場地大小而言。扎克的前幾場比賽是在一個小場館裡,每個隊伍間都靠得很近;在比賽開始前,他們會在沙發上聊天。現在,LCS有了屬於自己的場館和現場的觀眾。在上台競技前,隊伍們可以前往各自的休息間。

  「看到我能夠成功,我媽媽非常高興,」他說,「她想和我的妹妹一起來看比賽,因為我們當時的戰績很棒。他們來看過S3,度過了很開心的時光。我覺得他們可能什麼都看不太懂。現在,我覺得她(我媽媽)可能懂得很多了,因為她看了我絕大多數的比賽。我覺得那段時間她們很開心。」

  從一個與他的父親一同挑戰班卓熊最後一關的小孩子——扎克承認,他從來沒打通過那一關——到在2014年韓國舉辦的世界總決賽上,在成千上萬的觀眾面前競技,遊戲塑造了扎克的生活。說到在他過去四年的職業生涯中對他幫助最大的人們,除了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扎克還提到了他的隊友,C9的打野選手William「Meteos」Hartman。原因很簡單:因為在離家2000公里外的加州,他們能夠一起談心、一同閒逛。

  「我覺得我已經建立了一些東西,讓人們能夠記住我是一個怎樣的選手,」扎克說,「那就是一個非常穩定的玩家。我不會在許多比賽中有瘋狂的發揮,但我一定會在那裡,輸出團隊需要我打出的傷害。我會成為你能夠仰仗的穩定要素。」

  展望未來,扎克沒有停止或滯慢他作為一名「穩定」的電競選手的打算。如果他的水平無法跟上,做一名全職的主播會是一個可行的選項——他的粉絲數量、以及與他們交流時自己所能感受到的快樂,讓這成為可能。但是,缺少了訓練室和比賽日的出行,他不知道自己能在閒暇時間做些什麼。

  「回到學校會是我的最後選擇,」他說,「我覺得上學對我來說是最艱難的節奏調整,因為你需要付出許多努力。我不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玩遊戲了,而對於我來說,這絕對是最困難的改變。」

  在每個選手的ID背後,都有一個鮮活的個體,摘除他們在網絡上的神秘面具。他們中有些內向,有些外向;有些熱愛社交,另外一些人則喜歡在週五夜晚獨自靜修;有些渴望成為世界聞名的超級明星,而另一些則畏懼舞檯燈光,只想為舒適的生活賺一份薪水。

  但就如同扎克最後的話所說:年少時曾玩過的遊戲塑造了他們,直到愛好成為了職業。扎克和他們中的其他人一樣,會繼續遊戲下去。他走過的路也許不同,但他們每個人背後的故事都映射著同樣的主題:對遊戲的熱情和深愛。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