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G經理三少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發佈時間:2016年07月04日 14:13:11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1470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離開EDG後,三少轉戰了如今同樣在LPL大放異彩的RNG戰隊。對於三少而言,似乎「背叛」「矯情」等字眼始終都圍繞在他的身邊。但,真實的三少又是怎樣的呢?

1.jpg

  (一)

  電競圈的日常,就是一本短篇小說集,百態故事,跌宕起伏。

  其中的經典橋段,必定是《是離開還是背叛》——卷毛和諾言以WE冠軍隊員的身份轉會EDG,激起千層浪,因為大家都帶入了自己:如果是我,我就一輩子待在WE。

  去WE接諾言那天,他剛把行李放車上,又轉頭回去,路上我問他幹嘛去了,他說:「忘了關訓練室的燈。」

  我瞬間被擊中,感慨萬千。外面輿論風起雲湧,司空見慣的我都有點動搖,這個少年言語間透露的是:我不害怕,我只是捨不得。

  甚至於那個被迫簽下20萬欠條的隊員,如果他不克服恐懼,偷跑出來,搭上去上海的火車,他就永遠打不了職業,可能還著莫須有的債,了過此生。如果諾言卷毛因為恐懼輿論拒絕轉會,就沒有EDG的現在。

  這本短篇小說集,每每添加一篇新的章節,大概又是誰趕走了恐懼,請來了勇氣,才有了故事。

  (二)

  EDG上海基地建設的時候,因為安裝LOGO被提前暴露地點,很多粉絲都追過來一探究竟。其實基地的LOGO真的很顯眼,站在百來米外就能看到EDG三個銀色大字,心裡油然而生的,是歸屬感。

  基地內,有一整面牆是用來放獎盃的,滿滿當當,大廳內人來人往基本都會注意到。

  我想到兩年多前,那個時候才開始要打算做電競,像是無頭蒼蠅,恐懼的不是無路可走,而是路漫漫不知走哪一條。

  好心人的指引,加上勇氣辛苦支撐,一磚一瓦為自己建造了如今的歸屬感、安全感。基地對我而言就是另外一個家,隨便一個路過背影我都能喊出TA的名字,來自五湖四海的他們,用特有的方言普通話和我打招呼——「三騷」、「山少」。

  如今,我要和無數克服恐懼的電競人一樣,鼓起勇氣,走出安全地帶。

  (三)

  擦身而過的乘客對話時不時飄入耳中:「幸虧沒晚點!」

  上海待久了,聽多了溫聲細語的上海話,乍一聽粵語,感覺耳朵穿越了,回憶又開始氾濫。

  走出老基地的時候,一步一步像一幀一幀的全息影像——大笑的放肆、忍不住眼淚的尷尬。彷彿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奪冠後頂著熬夜的腫臉,在電腦前碼字分享炫耀;輸了輾轉難眠,你能想像一個平時果決的胖子在電腦前寫了刪、刪了寫,生怕表錯意思,讓粉絲傷心,更怕讓隊員背鍋。

  趕早搭飛機來廣州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一場與過去的道別。

  「唔該。」禮貌的回應空姐的送別,踏上返上海的飛機

  我想起朋友舉著手機裡的雞湯句子,問我:「今天是你剩餘人生的第一天,你想幹嘛?」

  我想,重新開始。再拼一次。

  (四)

  請辭之後,返回上海。

  離別的後遺症就是容矯情。

  我仔細想了想,我在EDG待的這些日子,不到三年,但卻是竭盡全力奮鬥度過的每一天,讓我覺得時間很短,彷彿坐在網吧旁邊小菜館吃飯聊電競的我們,還是昨天。

  為了保證人生足夠精彩,似乎每一個身份都是有任期的,成為EDG三少的這幾年,就像是開啟了人生的第一幕,人生如戲,一幕哪夠?

  如同我在《三少說》中的開場白一樣——年近半百,電競夢不敗。

  所以,加入皇族,解鎖電競人生的第二幕。

  (五)

  人生的重大節點,擇業、結婚,大家一開始都是抱著一輩子走下去的心,去真誠對待的。最後的殊途,三言兩語說不清道不明,追問之後只剩下一把回憶,握在手裡,然後揣著勇氣,製造下一段的回憶。

  喜歡一個微博粉絲的留言,特意去百度了一下,原來是古代的「放妻協議」,作為結尾,我覺得挺合適: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EDG加油,RNG加油。電競,加油。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