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er專訪 從LMS明星到LPL新人獎
發佈時間:2016年12月06日 14:37:57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1803    進入討論區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本文翻譯內容來自youtube。

  隨著全球總決賽和德瑪西亞杯的結束,LPL解說也進入了短暫的休息期,在休假期間,記得回到了台灣,在百忙之中接受了台灣賽評Joeman的專訪。在訪談之中,記得談論了過去一年中的各種趣聞及坎坷,描述了他是如何從一名LMS的明星角色成為了LPL最佳新人解說。

  對於記得這個名字,恐怕看過今年LPLLCK或者S6的觀眾都不會模式,無論節奏、反應、口條、理解跟談吐,記得的表現都是頂尖水準,而在他身上也充滿了許多故事,台大財經系畢業卻不走金融業,毅然投身電子競技。通過一番努力在台灣LMS聯賽中坐穩王牌主播,聲勢如日中天之際,卻又宣佈前往大陸的LPL職業電競聯賽發展。每一個決定都充滿戲劇性與話題。

  而就在他跳槽前往LPL的這一年,網絡上對於他的批評指責從沒停過,記得自己也曾經在直播中談到離鄉背井到異地工作的辛酸與眾人對他的誤解,一切是如此難熬。而在今年的賽事告一段落之前,記得獲得了英雄聯盟官方2016年LPL最佳新人賽事解說的稱號,這對他來說,無疑是這段冒險旅程最大的肯定。以下是訪談內容的整理。

  問:從之前發生的一些事件看得出來你是一個比較感性的人?

  答:算吧,講好聽一點是感性,但對身邊的朋友來說,在他們眼裡我更多是長不大,在屏幕面前就是個主播,但私底下就是個小孩。

  問:聽說你剛從上海回來,最近都在忙什麼?

  答:這陣子世界賽結束了,但在大陸還有蠻多賽事,例如德瑪西亞杯,有空就去打個零工賺小錢。

  問:所以不像其他台灣英雄聯盟的隊伍有安排幾周休息的時間?

  答:其實我也蠻想的,但我在LPL才剛起步,還比較菜,不敢太大牌,他們找我解說什麼我就去,保證解說好!蘇州、武漢,只要有安排我就過去,另一方面想,我的知名度比較低,這也是一個曝光的機會。

  問:現在大家提到你都會提到你解說時的語速驚人,是天生講話就這樣還是後天練出來的?

  答:這不是我刻意去練的,主要是2015年我正式加入Garena,我一個禮拜要播十來場比賽,解說得多,很多時候到最後幾天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就硬著精神把它播完。我覺得人在特別累的時候可以突破自己的一些可能,後來到IEM時跟Mistake一起解說時,當時有一波團戰比較久,我看到什麼就說什麼,我這才發現自己可以做到,就四個字吧,熟能生巧。

  問:這一兩年來,只要這個圈子的人要播英雄聯盟,很多人都會建議去找你要資料、問問題,因為你在解說上做了大量的功課,可否跟我們聊一下你一場解說大約都花多少時間?

  答:其實這個問題很難切成一場一場來看,我的生活大部分時間就是在看英雄聯盟的東西,看板、看新聞、看其他聯賽的比賽等等。作為解說,有一些基本的資料要準備,但更多的是你要把它當成一個表演,就像周傑倫在演唱會唱歌一樣。生活中我就會一直想,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表演。在解說時我會融入很多生活中的靈感,我會把想到的東西寫在筆記本上,因為我覺得天生的幽默感比不上某些人,但我可以通過準備去彌補。

  問:接下來我要切入重點了,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問過你,但我還要再問一遍,當時你已經是台灣LMS解說的第一把交椅了,為何還要前往LPL發展?

  答:這個問題蠻多人會問,我細節一點一點地說。在離開Garena的時候,我敢對天發誓沒有接受到LPL的邀請,離開的原因是我個人的身體狀況跟需要休息,但我還是跟Garena有場次性的解說配合,當時我也覺得離開Garena並不會讓我失去LMS解說的位置。

  後來我跟Mistake成立了魔競公司,然後在去年年底接受到LPL的邀請,很多細節在這邊不方便說,但我去LPL有三個很大的原因:第一個是我想去世界賽;第二個原因是我希望能結合LMS跟LPL的資源,想辦法讓所謂的電競不只是遊戲廠商行銷的延伸,而是一個可以真正自營的項目;最後一個原因是我給自己訂的目標,但我完全沒有達到,所以現在先不談這個原因。

  可能我當時膨脹,我覺得有機會做到這些事情就去了,去了才發現世界根本不是長這個樣子。我在那裡就是一個沒有人認識的人,要在那邊賺到錢、用到自己想要的地方是很難的。所以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會去,我可能就是沒有思考清楚吧,也不知道去了以後的結果。也因為我比較脆弱,比較容崩潰,剛去的時候每個禮拜都要跟台灣的朋友崩潰一兩次。

  問:你也提到去LPL時遇到很多挫折,跟我們聊聊你到LPL時遇到的困難跟挑戰?

  答:必須誠實說,我當時並不知道我就會這樣住在上海了,會斷了跟LMS的接觸。我把一切想得太美好,把事情看得太大了,我以為我可以同時解說LPL跟LMS,可以兩岸飛,但去了才發現很多事情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你必須接受指令。

  而且在那邊必須全部從頭打起,我還記得我剛到上海時住在親戚家,隔天就要解說比賽,住的地方路由器壞了,我沒有網路可以準備,我很慌,還好大魚當時在上海,她來我家帶了一個路由器給我用,所以任何你能想像的事情都要重新來過。這是當時第一個遇到難的事情。第二個遇到的事情是我很孤單,非常孤單。

  問:你不是說大魚去你家嗎,不能找她嗎?

  答:不是,畢竟她是女生、我是男生,而且她也有工作要忙,而那時候長毛解說的聯賽跟我也不一樣,很少能見到他,所以我每天在家就是一個人。我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我做很多事情都希望呼朋引伴。有時候靜下來想,會覺得當時這麼喜歡LMS、願意加班做比較久,可能不是我很認真,可能只是會有一群人陪我,我特別開心。如果我自己一個人我會很懶惰,我可以一個暑假在家甚麼都不做,我需要一個團隊、一群人為了一個目標而努力,而在LPL的這一年我必須要一個人去做這事情,讓我特別痛苦也做不好。

  問:你很孤單這件事情到什麼時候才改善?

  答:到了今年夏季才好一點,我媽媽有來一兩個星期,我女朋友也來,長毛也搬到我隔壁戶,這件事情有改善,但它還是很大的差別,我在這邊不用進公司上班,我覺得我是比較適合上班而不是自由職業者的人,所以我覺得如果我要繼續在LPL衝刺,這個問題還是必須要克服。

  問:除了一切重新來過跟很孤單外,在LPL轉播比賽上有沒有遇到什麼挑戰?例如英雄技能完全不一樣,全部都要重記會不會很困難?

  答:我覺得技能名稱還是小事,這可以透過多記多背練起來,難的是你講的話,在很多地方是完全不同的。不只是發音,我光是發音就被噴過很多次,例如關卡這個詞,在LPL他們念的和台灣不同,一樣的字兩邊念得就是不一樣。除此之外,很多台灣的梗在那邊是不能用的,我說了他們肯定是聽不懂的,所以我要想辦法知道那邊在流行什麼,文化才是最難的。

  問:所以你前面提到,當初很多記在筆記本上的梗是不能用的?

  答:對,一切都要重新來過,後來夏季我比較積極,因為我上了LPL,被噴的機率更高,大概高200倍左右,所以必須更加努力。我要去看一些影片、直播,要知道他們在流行什麼,什麼東西會有共鳴,這是很大的差異。

  我記得我剛去的時候,我每天晚上就是回來看PTT、看臉書、看臺灣的內容。但我後來發現我不能再這麼做了,除非有人聯繫我,不然我就是看他們的內容,基本上從GOOGLE到百度、從台灣英雄聯盟官網到騰訊英雄聯盟官網,這些東西直到現在我都覺得還做不好。我覺得我在大陸做的解說,目前給自己55分,在我心目中我還做得很差。

  問:跟我們聊一下LPL的解說環境跟台灣主播賽評的差異?

  答:基本上在大陸沒有主播、賽評的分別,他們就是叫做解說,而解說這兩個字翻開來就是主播跟賽評,說是主播、解是賽評,所以代表主播台上三個人每個都要會解也要會說,那問題就來了,要怎麼搭配出觀眾會喜歡的組合?

  這是一個舞台,多多少少大家會搶,很多時候我常會講了一句話,他也同時在講。有時候我回去聽我自己的轉播影片,會覺得好吵,這是需要避免的,不應該造成觀眾不舒服,所以轉播上能讓我盡量讓,但要表現的時候我也必須表現,畢竟如果從頭到尾都在讓,那我就變成薪水小偷了。

  問:剛到LPL時,跟其他解說的相處會不會覺得很有距離感,甚至敵意?

  答: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差,在屏幕面前大家就是藝人,藝人本身就是存在一點競爭的,但又是夥伴,這是很特別的感覺。但我覺得不會有很惡意要攻擊你的感覺,至少我自己沒有遇到,頂多就是大家不知道你是誰,不熟悉你,工作後就散了。我就是一個轉學生,要積極去認識別人,去了美國一趟,跟其他解說生活在一起,工作在一起、玩在一起,所以狀況有慢慢變好。

  問:很多台灣的玩家說你去LPL就是為了錢,到底LPL的解說待遇好不好?

  答:錢這個事情重不重要?當然很重要,我也愛錢,但如果我27歲這個年紀錢是我最重要的東西,我不會來做電競,我有這樣的自信是,我不做電競能夠賺到比現在更多的錢。但是去LPL的收入我覺得不能比台灣低,不能去了一個更大的舞台收入還更低,很多時候收入是評量自己價值的一個方式。在大陸的解說除了長毛這種中國拳頭正式職員工外,剩下的都是領出場費(通告費),金額數目絕對比台灣多,但你的場次是不一定的,沒有場次你是沒有收入的。

  問:你剛提到LPL的出場費比台灣多,好奇問一下,有到10倍嗎?

  答:以單場來算,差不多台幣換人民幣(等同於5倍左右),所以說實在在LPL賺到的錢一定比在LMS多,如果沒有比較多,那我這人就是在說謊。所以官方解說有基本的出場費,這是我今年主要的收入來源,大約95%來自於這裡,但這些錢不是大陸解說的收入來源,他們的收入主要是來自外場主持。舉例來說例如Nvidia、ROG辦了一個活動、電競比賽,邀請你來當解說,給你一個主持費,這才是主要收入來源;或者跟直播平台簽約,會有一筆收入,這兩樣才是大陸解說的主要收入。

  問:所以你目前在大陸沒有主持的工作嗎?

  答:因為我沒有知名度,我最近在廈門才第一次做外場主持,其實也是別的解說推薦我的。那是一個生態,我的知名度很低,大家也看得到我微博的人數,其他LPL解說的人數都吊打我。你如果沒有知名度,廠商不會邀你,因為重點是拿你來宣傳他的活動。所以你沒有直播約、沒有外場活,能拿到的收入其實跟我在台灣差不多。

  問:在上海除了很孤單外,生活跟台北差距大嗎?

  答:在台灣就是舒適一些,不會擔心一些有的沒的,頂多擔心爐石怎麼沒有抽到傳說、英雄聯盟段位打不上去等等,但到了上海之後擔心的事情是完全不一樣的。我覺得大家有機會要花時間來上海走走,這裡有些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但這個環境不只電競,其他很多內容不只超越台北,已經超越了全世界,很特別。我推薦大家來上海走走的原因是因為我們說的語言是同一種,不管從事什麼行業,都能夠給你一些刺激。

  問:問得更具體一點,在上海這一年,有沒有什麼時刻是讓你瞬間很想念台灣的?

  答:有一次我回台灣,那次飛機很晚,我去吃吉野家,我在掉眼淚,好好吃,怎麼可以這麼好吃!上海很方便,有很多外賣,但很多東西我都吃不慣,都很鹹,比如說牛腩飯鹹到好像有一罐鹽翻倒在上面。

  我在那邊最喜歡吃的東西是解說時的飯盒,裡面有白米飯,是我覺得最棒的,我還記得MSI解說完我還拿了幾個飯盒回家,現在他們都叫我盒飯狂魔,總之吃的很不習慣。天氣也很不習慣,剛好我遇到上海十年最冷的時候,真的很冷,有一次我去工作,進到化妝間,我才發現眉毛上有水,原來是在外面結冰的。

  問:所以你某方面來說是很眷戀台灣的?

  答:我是非常戀家的人,這應該大家都知道,但我不能一沒有比賽就飛回台灣,如果我要留在大陸發展,我就要積極去認識廠商、認識解說、參加多一點活動。

  問:去LPL後講話比較捲舌是刻意的還是被同化?

  答:其實沒有刻意,我覺得我是比較容被影響的人,我這個人比較會模仿,我是偷梗狂魔。我只有被噴的東西才會刻意去改,例如讓二追三我不能講成浪二追上,只有這種東西我才會刻意去捲舌。從小到大其實我都分不太清捲舌音,我記得小學有一次月考399分就只是因為我有一個捲舌寫錯的,這對我來說很難,我沒有語感,我都是硬記的。

  問:最近台灣直播主的收入大幅提升,當初怎麼沒有考慮留在台灣繼續開直播?

  答:我覺得我能有知名度主要是靠賽事的解說,我覺得我的直播不是我擅長的項目,我不是天生很有趣的人,如果我要讓我的直播好笑,我可能要像Joeman你一樣用心準備一個節目,或者我要準備這些東西,但我會來這個圈子是因為喜歡電子競技。

  我必須誠實說我不覺得直播要拿來賺錢,看過我直播就知道我沒有開過訂閱或捐款,我的確有營銷過,那是因為我離開Garena必須要活下去,然而這不是我的興趣也不是我的志業,所以我不會後悔沒有繼續當直播主。

  問:今年11月初你拿到LPL的最佳新人賽事解說獎,跟我聊一下得獎的過程和感想?

  答:今年撐住我走完的目標是前往世界賽解說,而這個目標我已經走完了,所以我最近也在思考未來要怎麼樣,而這個獎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肯定,當然我覺得我拿這個獎是有點作弊,因為我並不是真的新人,我解說很久了,並不是真的完全模式。

  我在LPL的知名度跟認可度其實都比在台灣低很多,我應該是LPL解說裡心理素質最差的。我還記得LPL打世界門票的比賽結束後我還把手機裡的微博刪了,因為我不敢看,我怕別人罵我,我不敢開。而我在學習的一個觀念是,我可能無法讓LPL裡的很多人喜歡我,但這個獎是官方、從業人員裡給我的一個肯定,這個獎對我來說蠻重要的。

  問:所以這個獎項不是觀眾票選的,是官方選的?

  答:它有一個最受歡迎解說是票選的,當選的米勒解說有31萬票,我大概不到2萬票,我離最受歡迎這個目標還有非常遙遠。但我覺得有1萬多票已經很驚訝了,因為前一陣子有另一個類似的投票我只有900票,已經覺得有進步了。而最佳新人賽事解說這個獎是提名,然後通過俱樂部、媒體跟解說管理委員會一起投票投出來的,其實當時我不覺得我會拿到這個獎,因為另一位被提名的解說在最後歡迎的票選有7萬多票,他是直播主很受歡迎,我已經準備好要在下面演出很難過沒有得獎的表情。

  問:在頒獎的時候,我聽到很多觀眾的尖叫聲,其實你在LPL還是有死忠粉絲的?

  答:應該這樣說,去世界賽有差。在去之前,長毛跟我說:你要撐住,我遇過很多東西,你真的是小巫見大巫。我很佩服長毛、立秦或是大魚,他們可以撐住。在世界賽之前,我很常跟其他解說或長毛走在一起,他們都有人找他簽名,而我就只能站在旁邊,還有人跟我要玩簽名後才問我是誰。

  問:他跟你要簽名還問你是誰?

  答:因為他看到我跟他們走在一起,看起來好像蠻眼熟的。還有一次我跟W娃娃在外面抽煙,然後有很多粉絲大叫娃娃、米勒我們最喜歡你了,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因為我不知道要幫米勒揮手還是要跟他們說我是記得。

  但去玩世界賽後曝光量變大了,刷臉刷夠了大家就認得你了。其實頒獎那天我很擔心主持人會問說:你們希望得獎的人是誰?然後台下都沒人喊我的名字,我還得獎,就很尷尬。後來我發現現場歡呼我的人是多的,我有點被嚇到,真要說,有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

  問:有沒有令你印象深刻的LPL粉絲?

  答:我的粉絲其實還好,頂多就是跟我要簽名、拍照。但我必須要說LPL的粉絲真的非常熱情,很誇張,之前我們在蘇州解說德瑪西亞杯,半夜三點從酒店出去買東西喝,還看到一堆粉絲在等選手;還有一次我坐電梯到六樓,電梯一打開,正對面房門就有粉絲打開來看是誰,一看到是我就一臉失望的關上,應該就是在等喜歡的選手;還有最近Deft要離開LPL,然後一上巴士,外面的粉絲就一直追著跑,他們真的很瘋狂。

  問:你跟Mistake是魔競的創辦人,可否跟我們聊一下一開始創立的動機嗎?

  答:我沒辦法代替公司發言,我就講我能說的。Mistake是一位很有想法的人,他想要把直播這個東西做大,而我想要做一些電競的內容,所以我們兩個結合在一起做品牌。但因為後來我去大陸解說,所以現在比較少能參與公司的活動,頂多有時候我出出意見、打個嘴炮,但Mistake那一塊做得還不錯,如果我沒有被騙的話。

  我覺得台灣直播、電競好的地方在於很真、很純,一個素人實況主就真的是素人,這件事情在很多環境是比較難的。重要的事是要怎麼樣讓這些人進到圈子內可以賺到錢、活下去,所以畢竟有一些商業化的過程。

  所以第一是希望這些直播主可以活下去,第二是把這個產業的價值拉大、把餅做大,第三個就……你也知道Mistake現在單身,我也不好說。我們兩個在做這件事情其實聊了很多,也有很多目標,但我們也沒有管理公司的經驗,所以我們是抱著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心態,就做做看。

  問:對於未來LMS跟LPL你有什麼期許?

  答:LMS就像是我的前女友,LPL就像是我的現任女友;LMS是我第一個心血,也是我的初戀,但不知怎麼地,我跟她冷戰,我就跑去找了另外一個女人LPL,但就花心,這一年我常抱持的心態是一直想著前女友,還跑回來見前女友,這是最恐怖的。

  那時候校際杯我回來,我必須說我很不要臉,我還跑去問門門說:我有時間,你要不要排我?門門可能心裡也不太想排我,但就要賣一個人情,他就幫我塞一個位置。我還不要臉到說Garena不用付我機票錢,出場費什麼都可以,你要說我回來取暖也好、找正面能量也好,我一直想回來找前女友,想再續前緣。後來我意識到這件事情是不對的,因為前女友現在已經有新男友了,其實前女友過得很好,我必須要負責任的對待我現任女友。我現在是LPL的官方解說,我在任何地方發言以及我的內心我都必須要愛著LPL,你可以因為我支持LPL而討厭我,但你不能去批評我去做這件事情的動機,因為我現在是LPL的解說,這是我這一年的成長。

  我曾經考慮要回來,但我已經做了這件事情,我是一個愛面子跟倔強的人,一來我也在這邊獲得了一些肯定,讓我有努力的機會,我還有抱持我想做的事情。雖然我現在已經認知到這件事有多難,如果這件事像GTA遊戲一樣100%的話,我可能只跑了20%。我希望我的前女友也能夠過得很好,但這件事最尷尬的是前女友跟現任女友要打架,撇開這件事不談,LMS是我的家鄉、我成長的土地,所以我愛不愛LMS這件事情,各位未來可以去觀察。我也希望可以有更多的資源、錢可以來到台灣,其次我希望外來的資源如果進來,LMS可以保持他的真誠,當然這很難。

  問:對於想去對岸發展的主播賽評,你有什麼建議?

  答:不管你在台灣多紅,有多少粉絲,你要有心理準備,你到對岸都要從零開始。我當初就是有一些美好的自我幻想,以為自己去了至少也有前五,結果才發現跟本不是這樣。只要有這個認知,剩下的就不難,雖然兩岸文化有差別,但努力的方向是一樣的,你不用擔心要勾心鬥角。另一點是你要找到可以幫你推廣的人,例如好的經紀公司,有一些規則,要找一個信得過的經紀,當然你也要小心,畢竟有一些公司也是來鬧的。我們在大陸現在也有一些前輩,如果真的要來就先問問看,畢竟自己人,互相照顧一下。

  問:前面提到了去大陸發展的難處,那倒底台灣人去大陸發展有沒有優勢?包括口音、長相等等?

  答:這個問題太棒了,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崩潰的原因,大家不要想像大陸很喜歡台灣的內容,他們很多東西發展很迅速,以前我也以為我代表台灣過去應該會特別好,但其實沒有。大陸現在在演藝、電影、歌唱、包括電競這些泛娛樂發展都很快速,因為他們有很大的市場,這是最基本的供需理論;而且他們的選擇也很多,以前他們只有中文歌,但現在韓國綜藝在這邊也很受歡迎。

  所以回到你剛剛問的問題,大陸對於台灣的東西是否有額外的情感,在電競這一塊,我的答案是:「完全沒有!你是一個好的人你還是會被喜歡,但不會因為你是台灣人就可以賣比較多錢。這也是我現在很擔心台灣的點,我們不能一直覺得自己是很優秀的,這樣的公主病會扼殺掉很多台灣進步的可能性。

  問:我們這個世代的年輕人都會遇到一個問題,很多時候我們要追求大舞台都必須離鄉背井離開台灣,你有什麼看法?

  答:我覺得台灣這些年很可惜,原本說的亞太金融中心沒有一個政府能做到,新加坡、北上廣發展起來我不知道台灣可以排第幾,台灣的問題是說我們的定位是什麼?我會鼓勵大家出去走走,如果今天台灣給的錢很多,誰會不想要錢多事少離家近,那誰會想要出去?在大家出去走走的同時,也希望大家可以記得自己來自台灣。

  我大學念的是台大財經,我敢說我的同學都是台灣精英,前一陣子我在美國,只是在臉書上打個卡就發現我好多同學在紐約、舊金山,但我也擔心台灣的精英份子都去國外發展了,沒有人在乎台灣的話。這問題大到我也沒辦法去回答,所以我只能建議大家出去走走,如果可以的話也記得在台灣發生的一切。當初我去LPL時在自己臉書貼了三句話,但我自己也還沒做到,跟大家共勉:做好自己現在在做的、不要害怕失去現在擁有的、記住自己原本的樣子。

  問:有什麼話想對台灣支持你的人說?

  答:沒有這些支持我的觀眾就沒有現在的我。我不敢說我是夢想的追逐者,我在曾經一事無成的時候,電子競技開了一個門給我;當你的人生覺得就是要當魯蛇的時候,忽然有個聲音跟你說:這個虛擬的世界也可以是真實的。我開始可以靠打遊戲為生、可以拿到成就感、可以拿到粉絲,我覺得這些都是過去不可能想像的。

  與其說我在追逐夢想,不如說我在抓住人生最後一根稻草,我緊抓著不放。可能圈內人覺得我很努力,但我不是努力型的人,因為我覺得我唸書很強,我不需要花什麼努力可以考得比別人好,但我的確花了比較多心力在電子競技,因為如果沒有電子競技我沒有價值了,這是一個壓迫感推著你往前走。

  這是我原本寫在LPL頒獎典禮的頒獎詞:我希望不管是我的粉絲,或跟我接觸沒有那麼多,你可能有別的支持的人,這些都沒有關係,但我希望如果你聽到這樣的訪談,可以記住,像我這樣普通的loser,也能夠有這樣一個故事,雖然這個故事結尾不知道精不精彩,但過程我覺得蠻精彩的,你可以做到一些你以為做不到的事。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
分享至FaceBook plurk 分享至twittwe 分享至murmur
[關閉]
[關閉]